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发布

难忘记忆中的乳名

作者:棋牌游戏,www.nczjj.com 发布时间:2012/10/4 人气:2849
导读:来的谁叫傲子吗?”我立刻回答说:“根本没听说过.肯定是这老头找错单位了!’门卫下楼.我感觉心坦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一会儿,我看见父亲背着大包小包,在门卫的吃喝下,步履蹈姗地走出了单位大门。看着父亲那
来的谁叫傲子吗?”我立刻回答说:“根本没听说过.肯定是这老头找错单位了!’
    门卫下楼.我感觉心坦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一会儿,我看见父亲背着大包小包,在门卫的吃喝下,步履蹈姗地走出了单位大门。看着父亲那苍老的枯瘦背影,我的泪渐渐涌满了眼泪。
    父亲的背影渐渐远去,渐渐消失在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我佯装若无其事地走出去,匆匆地追赶父亲。
    我劝父亲跟我一起回单位去。父亲自责地说:“怪我糊涂了,在单位里怎么能喊你的小名呢?如今,我再去单位.会给你弄成大难堪的。唉,也怪你的大号太绕嘴,咱乡下人总记不住。.父亲把大包小包交给我说:“我只是把东西带给你,你没啥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    父亲在车站附近的旅店歇了一夜。第二天清晨,就匆匆搭车回去了。
    从此。父亲再没到过我的单位。后来到县城几次.都是匆匆办了事,远远地站在大街上朝我工作的单位望望,就不声不响地回家了。父亲不再喊我的乳名.开始喊我的“大号”,但他喊得处脚,永远喊不出城里人喊我的名字和他喊我的乳名的那种自然。
    从父亲喊我儒雅的“大号”里,我越来越感到一种疏远和陌生,越来越感到一种凄凉和孤单。乳名的亲近和自然,乳名的慈爱和温暖.乳名的质朴和浑厚,乳名弥漫的人间亲情和爱意已不复存在了。
    我越来越怀念那个乳名。
    父亲.您什么时候能再那么无所顾忌亲切地喊一声我的乳名呢?
标签:难忘 记忆中 乳名 
上一篇:成功从无定律